2010年9月30日星期四

中央民族大学女教师梁波被诬告陷害的真相

       梁波,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教师,两个孩子的母亲;原本应该过着平静的生活,因为练习法轮功的缘故,被中央民族大学停止授课的工作。在这些年里,梁波因为信仰问 题受到了重重打压。 

       2009年3月,梁波与学校因为住房问题产生纠纷;当时中央民族大学派人去收梁波的住房,并将租住在梁波房子里的藏族青年殴打一顿。梁波就此问题找学校房产处、 保卫处、校办公室等单位解决问题;彼时各相关部门告诉梁波说学校已经将她开除。 

       2009年5月18日上午,梁波再次来到学校,找文传学院书记柳春旭就被开除问题进行交涉,要求学校正式告知本人,索取开除文件。在此期间,文传学院与保卫处向 万寿寺派出所打电话说梁波来学校欲散发法轮功光盘。万寿寺派出所与民族大学保卫处(部署了20多名保安)将梁波强行抓到万寿寺派出所,当天下午万寿寺派出所某警 察拿出一张光盘给梁波看,说是梁波散发,梁波说没有散发,该警察明言领导交代的只能这么办了。梁波在派出所期间曾有人告知她以后不能再找民族大学,否则找一次抓 一次。

       万寿寺派出所当天把梁波送到海淀看守所关押,梁波在此情况下绝食14天抗议这些人的非法行为,后因身体虚弱、生命垂危,在2009年6月30日被家人接回家中。 

       2010年5月20日,海淀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突然来到家中强行将梁波带走,关押在海淀看守所。家人在一周后第二次去海淀看守所送衣服,被告知5月24日已经转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当家人辗转找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地址时,又被告知人在医院,不能存衣服。后一直打听不到梁波下落。家人和委托的赵律师多方打听,一直不能实现会见;公安说已经移交到了检察院,检察院说还没有收到案卷,此情况持续多日。后来程海律师介入后,多方落实才查到案卷已经在海淀检察院多日了。 

      程海律师在看守所第一次会见梁波也充满了曲折,看守所设置障碍,故意阻挠律师会见,后经律师据理力争终于于2010年8月23日见到了梁波,当时梁波身上带伤,走路不便。 
       2010年8月23日是梁波的生日,在这一天律师能够见到她,我们家人也感到很欣慰,我们全家当天为她在家过了生日,切了生日蛋糕。 

      因为律师的介入情况有些进展,也因为梁波受到的种种非法的对待,我终于忍不住要替梁波开一个博客,要把梁波的遭遇和家人的情况在博客里告知关心她、爱护她的亲友 们、朋友们。 

      自从程海律师2010年8月16日把材料递给了海淀检察院,检察官陈雷就一直避而不见,直到8月23日陈雷才告知案卷已经转到了海淀法院;在此之前,他们一直拖延,律师介入后他们加快了进度。

      程海律师在海淀法院阅卷时发现缺少程序卷,向法院提出阅程序卷,法院告知检察院没有移交;程海律师只好再找陈雷要求调阅程序卷,陈雷此时极不配合,态度恶劣,程律师无奈直接向纪检投诉,才最终得以调阅程序卷。

      海淀法院也加快了速度,短信通知律师于2010年9月8日上午9:30在海淀法院第三法庭公开审理梁波一案。

      律师在短时间内进行了大量工作,走访了多位当事人,取得了一系列的事实资料。

      9月8日开庭当天,海淀法院游涛滥用公权力阻止梁波亲友旁听,在庭上更是态度恶劣、玩忽职守、滥用职权、非法限制辩护人的辩护权利。作为一个法官,如此拙劣的违法表演,只能说明他是一个不合格的法官,是法官队伍里的南郭先生。

      9月30日,梁波向海淀法院提起刑事自诉,控告民族大学教师陈允锋诬告陷害罪,要求依法追究被告人陈允峰诬告陷害罪的刑事责任。

    我们继续关注此事的进展,继续观看有司的丑恶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