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7日星期六

韩颖:六郎庄被灭亡纪实(一)

 

于 11-8-27 通过 野靖环的博客 作者:野靖环

六郎庄被灭亡纪实(一)

韩颖

北京海淀区有一个叫六郎庄的村子,位于颐和园南门东侧,与中关村高科技园区隔路相望,是著名的风水宝地,典型的黄金地段。这个已经有六百多年历史的村子是海淀区海淀乡仅存的3个村庄之一,因为被利益集团看中而最终难逃被灭亡的命运。


这座古宅是某已故全国政协委员的私宅,他的后代仍在此居住。这两棵大枣树硕果累累,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了。此院子北面的村民已经盖起了4层楼房。

从前,六郎庄的村民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耕种着肥沃的土地,生产出的各种农副产品供应着北京城里的市民。六郎庄出产的水稻就是传说中的京西稻,在历史上是专供皇家的贡米。勤劳的村民祖祖辈辈享受着富裕、悠闲的生活。

后来,六郎庄的人们被告知,农田、果园已经被卖了,要变成高尔夫球场了。村民们自发地联合起来,找到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查找高尔夫球场的《规划许可》,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答复:没有这个规划。尽管村民到处上访,反映高尔夫球场的违法建设问题,但是,高尔夫球场依然很快就开工了。眼看着庄稼被轰鸣的推土机压平、眼看着一棵棵果树被挖掘机连根拔起,村民们远远地看着,痛苦和悲哀只能压在心里,无处诉说。

现在,六郎庄的南面和北面都建成了高尔夫球场,场地车在村中的路上不时地穿过。东面和西面开通了两条宽阔的公路,六郎庄所在地变成了交通便利、基础设施齐全的地块,商业开发价值骤增。

其实,六郎庄的毁灭从那时就开始了,可以称之为建设性毁灭。村委会把耕地卖了,又打起了村子周边和村子中间的空地的主意。村委会在这些空地上盖了很多房子,并出租出去。出租房屋的钱到哪里去了呢?村民们不知道,也寻不到答案。


村委会的建筑金碧辉煌,两扇大门是镀金的,每扇门有90个门钉(天安门的门钉才81个)。据说光这个大门就花了60多万元。

这些空地,本来是村民享受环境优美的生活的一部分,也是给村民的子子孙孙储备的宅基地,但是都被村委会占用了,村民的子女就再也分不到宅基地了,子女们结婚只好住在父母家里。于是,村民们就在自己家的宅基地上盖起了二层楼房。由于六郎庄紧挨着北四环和中关村高科技园区,交通方便,所以,到六郎庄来租房的人越来越多,村民们纷纷在自家的宅基地上盖楼房出租。村民盖的楼房条件好,吸引了许多北漂的、在中关村工作的白领。宅基地上的楼房越盖越高,现在村子里的许多人家都盖起了四层楼。出租房屋,成了六郎庄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这个只有4630人(户口)的村庄,现在住进了5万人,成为一个商业、娱乐、居住一体的小社会。村委会只顾捞钱,不顾管理,这个历史悠久的村庄,逐渐失去了历史原貌,变成了喧闹、肮脏、混乱的无序之地。


这些都是村委会占用村民的集体土地盖的出租房,收入归村委会。

著名的蚁族聚居地唐家岭被灭亡了,与唐家岭情况类似的六郎庄也即将被灭亡,无论六郎庄的村民还是在六郎庄租房的上班族都面临着更严峻的生存困难。

村委会的权力有多大?是什么性质?从这个通知就可以知道了。2011717日,村民们家家户户都收到了六郎庄村村委会《致六郎庄村民的一封信》,信中说:按照市、区关于重点村整治的工作要求,六郎庄村搬迁腾退要在今年内完成搬迁腾退方案已经由六郎庄村村民代表大会通过六郎庄村村民有着良好的光荣传统,顾大局、识大体、高(此处应加上)亮节是六郎庄村民的优秀品质我们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各级党委和政府的决策部署上来,统一到全体村民的共同利益上来,牢固树立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准确处理国家、集体和个人利益的关系,充分展示首都人民的文明素质和精神风貌……”

随着这份信发下来的还有《六郎庄搬迁腾退方案》,规定如下:

1.                             按宅基地的面积,11置换异地楼房面积。

2.                             按家庭人口数,所换楼房面积低于人均50平方米的,可以补足到每人50平方米,但补足的面积由村民按每平米4500元购买。例如,家里有5口人,现有宅基地面积220平米,可以置换250平米的楼房面积。但是,比宅基地多出的30平方米,按照每平米4500元购买。

3.                             如果实际安置的楼房面积比原有宅基地面积小,少于宅基地的面积由村委会按24000元给予补偿。

4.                             二楼的面积不算置换面积,按每平米800元补偿。三楼及以上楼层面积属于违章建筑,不给任何补偿。例如,如果张家有200平方米的宅基地,但是他家已经盖起了4层楼,实际面积是800平方米,那么,也只能给200平方米的楼房,再加上2楼的200平方米的面积补偿款16万元。这16万元还不够新楼房的装修费用呢,村民今后的生活没有了来源。

六郎庄地区的楼房价格已经是每平米5万元,而安置地区的楼房价格才2万元,算下来村民每平米就亏3万元。而且,村民原有的房屋、土地是有产权的,安置地区的房屋没有产权。

看了这封信,人人怒火万丈,这不是明火执仗的抢劫吗?许多人家已经建成34层楼房,最高的建筑是6层的楼房。有一户人家花了100万元盖楼,刚完工没几天。这样一来,损失太大了,村民无法承受。当天晚上,就有一百多人聚集在村子东头的小树林里(这是六郎庄仅存的一块空地),大家议论纷纷,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村民们互相打听:这封信上说搬迁腾退方案已经由六郎庄村村民代表大会通过,但谁是村民代表?什么时候开的会?有人承认,前几天曾经参加过一个村委会召开的会,到了会上就让签字,问是什么内容,主任说:你哪来那么多事啊,不就是签个字吗,不愿意签就算了,不差你一个。没想到签字的是搬迁腾退方案,这个方案对自己家太不合算了,早知道肯定不签字啊!

搬迁腾退涉及到每一户村民,是涉及村民重大切身利益的事项,按《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必须经村民大会讨论通过方可办理。即使是村民代表会议也无权决定涉及腾退拆迁方案的议题,现在村委会把手中的权力变成了霸权,跳过村民大会,强行代表村民出卖了属于全体村民的集体土地。

村民中有的说,要集体去找海淀区政府;有的说,请国外关注;有的说,要申请游行;有的说,要求媒体曝光。村民的心都乱了,说什么的都有。

村民们一致的意见是:要求按照建设新农村的标准,统一规划,就地上楼,原地安置。先由村委会腾出占用的集体土地,盖好楼房安置村民,再腾出村民的宅基地。村民们认为,如果把整个六郎庄的房子都拆了,只要三分之一的土地就能让村民原地回迁,满足村民的要求。其余的土地可以按照市场规律开发,村民可以享受土地开发的收益。

村民们说,要誓死保卫祖祖辈辈生活的家园,不能让美丽的家园毁在村委会手里。于是,村民选出几位代表,于721日向海淀乡党委提出了就地上楼,原地安置的要求,并且提出要求村委会召开村民大会,由村民自己决定六郎庄的未来。但是,这些合理要求根本不被理睬——村民们必须离开!为政绩让路、为开发商让路。村民之间都在传说,海淀区政府看中了这块宝地,要搬到这里。

在北京的许多农村,以建设新农村的名义,把村民赶走了,把土地卖了。有点儿人性的,在偏僻之处盖楼,安置村民;没有人性的做法是欺骗村民腾出土地,还签订回迁协议,但是当村民发现在土地上盖的房子根本就不是新农村时,一切都晚了,村民无家可归了。
村民手里拿着的协议是村民自愿腾退改造协议,而不是拆迁协议拆迁还有国务院的规定;腾退是乡政府、村委会的规定,无法可依,无处申诉。

722,六郎庄村委会发出通知:所有商户3天内停止营业,不停业的,每天罚款500元;725日开始拆除房屋,到927日之前,六郎庄将变成无人区。

由警察、城管、村委会的人组成的联合执法队成立了,每天下午,十几个大盖帽在村子里转来转去,其它时间由带红袖标的保安在村子里巡逻。发现媒体记者或其他可疑人员立即汇报,甚至还会阻挠盘查。村民跟外界接触被他们发现,马上就会由乡政府派人上门谈话,甚至威胁村民,制造恐怖气氛。不知道什么原因,动手的时间比原计划晚了几天,拆除房屋的日子选择了八一建军节,也许是为了让村民牢牢记住: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村东头的5户外来人员租的是村委会的房子,是商住两用的门脸房,他们成了村委会权力的祭品。其中一家已经在六郎庄住了好多年了,他家租的房子是六郎庄营业用房最好的位置,白天当门脸房做买卖,晚上居住生活,孩子就在附近上中学,一家人生活得有滋有味,以为在北京扎下了根。他们没有想到,平地起春雷,六郎庄就要消失了,他们必须赶紧另找地方安身。一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男主人、女主人到处找房子。周边十几里的地方已经没有房子可以供外来人居住了,更别提找门脸房了。他们家求村委会宽限几天,没有得到同意。八一这天早上,夫妻两人又出去找房子了,他家在门上贴了一张纸,写着:我家正在找房子,请再宽限3天,一定搬走。

他想的太简单了,他没想到,其实不仅是他没想到,村民们也没想到,在搬迁腾退中没有善良、没有可怜、没有同情,只有野蛮、粗暴、残酷!挖掘机砸碎了屋顶,推倒了墙壁,屋里的家当全部被埋在瓦砾之下。男主人和女主人得知消息赶回来,用手搬开瓦砾,把东西一件一件地挖出来。女儿站在街对面看守着挖出来的东西,满面悲伤,目光中充满了恐惧。她的父母还在废墟里继续寻找,挖掘机还在继续推墙,这是多么和谐的一幕呀!


这两张照片是下午5点左右照的,路面上的积水淹过脚面,这条路是六郎庄的交通要道,水管已经被挖掘机挖断,从上午就一直流淌,到下午也没有人修理。围观的村民、过往的路人都骂六郎庄村委会是一群败家子。野靖环大姐打电话给北京市政府的12345热线,接线员表示会尽快通知有关部门。可是,有关部门始终没有出现,水流成河。

北京正值酷暑多雨季节,村委会为什么不能宽限几天让他家找到房子?为什么不等他家人把东西搬出来再拆房?为什么要采取这么粗暴的手段把他一家赶到大街上?太多的为什么,不会有人回答。这一家人就这样被流落街头了,他们从来也没有被重视,也没有被关心过。这些北漂和外来农民工都属于最低收入者群体,他们的生存权利因户籍问题而一直被忽略,不断地受到权力的侵害。这个女孩,她的爱和恨的标准将从此改变!

权力已经变成了威权、霸权,有权力就没有人性!权力践踏人权的游戏每天上演着,受害者的声音没有人在意;掌握权力的人每天享受着资本的盛宴,无情地剥夺了弱势群体的财产和尊严。杀一儆百的效果是有的,几家外来租房的商户惊恐地关门了,他们对权力的恐惧已经深入骨髓,望风而逃……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