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3日星期一

质疑海淀检察院陈雷,再议刑法第三百条!

       “第三百条 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在这个条款中,首先明确了组织和利用这两个主要构件。我在这里提出一个问题,组织和利用是否等同组织或利用?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组织和利用不等于组织或利用。这是思维正常,逻辑也正常的反应。
       
       我们可以体会到第三百条的立法原意应该可以分拆成如下的几种罪名:

      1、组织和利用会道门破坏国家法律实施;

      2、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

      3、组织和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事实;

      以上拆分法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组织和利用分割开来,因为一旦只有组织或只有利用就不符合刑法三百条的精神,不适用刑法三百条。

      “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显然是一个不存在于刑法第三百条的罪名,明显不适用于刑法第三百条,
那么为什么陈雷检察官还要强行以一个刑法中不存在的罪名对公民提起诉讼呢?

      期待广大法律界人士,包括陈雷检察官对此能作出合理解释!!!